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

Adobe Flash Player

今天是:

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、自治区文联副主席、新疆杂技家协会副主席阿迪力·吾休尔:达瓦孜人永远感谢党

作者: 信息来源:特克斯零距离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7-09-08

   我叫阿迪力·吾休尔,是维吾尔民间达瓦孜演员,达瓦孜艺术的第六代传承人,也是维吾尔民间达瓦孜艺术从衰败到兴盛的见证者。今天,我要代表全体达瓦孜艺人郑重地说一声:感谢共产党!感恩伟大的祖国!因为没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和爱护,就没有达瓦孜艺术的春天。

看到如今达瓦孜高空表演艺术发展的大好局面,难免会让人想起以前的达瓦孜状况,达瓦孜最初就是流落在街头巷尾、田间地头的民间表演技艺。由于父母早逝,我很小就开始了达瓦孜练习。那时我们的训练演出条件差,生活没有保障,演员后继无人,眼看着达瓦孜就要面临灭绝失传的危险,是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挽救了这一民族文化的瑰宝。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在改革开放初期,党和政府把我们这些达瓦孜艺人纳编到了新疆杂技团,我们的生活、训练、演出都有了巨大的改变和提升。如今自治区还专门设立了达瓦孜艺术传承中心,将其成功申报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,达瓦孜艺术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,也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和喜爱。是党和政府把我们这些民间艺术家推向了世界舞台,推向了艺术的高峰。我本人也由一名南疆农村孤儿成了“高空王子”、四届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和自治区杂技家协会副主席。我曾六次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,多次挑战人类极限,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

这些年来,新疆各项事业得到了飞速发展。而“三股势力”却无视这种大好形势,他们打着“民族”“宗教”的幌子,大肆传播宗教极端思想、制造民族分裂、煽动民族仇恨,制造了一系列惨绝人寰的血腥暴力恐怖案件。“三股势力”为了达到他们破坏民族团结、分裂祖国的罪恶目的,歪曲篡改新疆历史、民族发展史、宗教演变史,大肆篡改宗教教义、编造异端邪说,通过各种方式、从各个方面对维吾尔族群众进行民族分裂、宗教极端和暴力恐怖思想的渗透,这是我们广大文艺工作者决不能答应的。我们要筑牢意识形态领域反分裂斗争的思想阵地,树立正确的国家观、民族观、宗教观、历史观、文化观。

说到民族团结,我想起了恩师刘福生和干妈徐桂英。由于父母早逝,我从小就成了孤儿,是刘福生老师把我从失去双亲的痛苦深渊里解救出来。刘福生老师是我父亲生前最好的朋友和同事,是他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,是他教会我杂技基本功、教会我走达瓦孜,更教会了我懂得感恩和做人。如果没有刘福生老师无私的付出,就不会有我现在的成绩。

如果说刘福生老师教会了我生存的本领,那么徐桂英妈妈则让我体会到了家的温暖。1991年我们代表新疆参加了首届中华民俗风情大型游艺会,我精湛的达瓦孜表演在上海受到热烈欢迎。我们连续顺利演出了119场,然而就在第120场收官演出时,主钢丝绳突然意外断裂,我从21米的高空坠下,全身17处骨折,陷入昏迷。我受伤的消息很快在上海传开了,当地领导得知消息后,要求医院不惜代价全力抢救,经过医护人员半个月的抢救,我脱离了生命危险,创造这个奇迹的是医术高明的上海医护人员和血脉相通的民族深情。在病中,上海的领导多次探望我,自发前来送饭探望的热心市民更是不计其数,徐桂英妈妈就是其中的一位。徐妈妈是达瓦孜的超级“粉丝”,我的表演她几乎场场必到,得知我受伤住院后,徐妈妈连夜赶到医院看望我,从此到医院送饭陪伴照顾我就成了她最重要的一件事情。徐妈妈的精心照顾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母爱,也使我的身体很快恢复。从刘福生老师和徐桂英妈妈身上,我感受到的是不分你我、不分民族的血肉亲情,我将永远牢记在心,把民族团结的精神永远传递下去。我要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,把党和政府的恩情宣传到各族同胞中去,与各族兄弟姐妹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,团结起来,与“三股势力”斗争到底,坚定坚决维护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。 

 

 

上篇:主动发声亮剑 做民族团结的忠实践行者

下篇:下面没有链接了

  综合性网站
 地方网站